雨轻风熟

【钉子户】短篇完结

一池夏:

*高智商宅男X地主家的傻儿子【雾,房地产开发商的小儿子】


 


*无脑傻白甜预警


 


张艺兴刚从国外回来,就被他房地产开发商的亲爹大手一指,直接扔到了拆迁工地上。



“只要你把那块地上最后一个钉子户搞定,继承人的位子就是你的!”



张艺兴背一挺嘴一咧,嘿,这还不容易!


 


当天张艺兴就带着七八个黑社会气势汹汹大摇大摆的直奔那家被断水断电在一片废墟中傲然挺立的二层小楼。



一群人叫了半天门,才从里面晃晃悠悠走出来一个年轻人,他穿着背心和短裤,踢踏着一双人字拖,嘴里还叼着一支牙刷。这时都已经日照三竿了,他还一副刚睡醒惺忪的样子。


 


 “你们谁呀!”看着几个彪形大汉,他倒也不犯怵,满脸的不耐烦,像是起床气还没消。



看着他一点点走近,张艺兴忽然一个双眼放光,乖乖!这么帅!


 


“我们是谁你心里没点balance吗!”



他倒也带着未来继承人的自觉把持住了自己,二话不说径直带着人闯了进去。他进了屋,就扬起下巴,支使着眼前奶了吧唧的人:



“叫你们家大人出来!我们有正事要谈!”



对面的人显然没有半点儿要动的意思,跟看一个带着几只狼狗就来冒充狼王的兔子似得,回应了一个白眼。



“兴哥,这家就他一人…”一只大狼狗上前小声的提醒道。



我靠!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法律的缺失!连这么帅的小屁孩都要来当钉子户!



啪!



拆迁补偿合同被甩到桌子上,张艺兴一屁股坐到桌子旁的椅子上,一抬腿,双脚就大爷似得架在了桌边。他眼梢一扬,嘴角一歪,活脱脱一个要强抢民女的周扒皮。


 


 “比你上次看到的合同价钱可涨了一倍啊,趁爷我现在还高兴,赶紧签了吧!”



对面的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哼一声,跟没听见似得端起牙杯漱了一口。



“啊呸!”



一大口混着泡沫的漱口水猛地吐到了张艺兴身旁的水泥地上。


 


 “你!”张艺兴气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快滚!不然下次遭殃的就是你的脸!”



“你你你你你…泼皮!无赖!地痞!流氓!”


 


 “呵!趁你发现的早,赶紧带着你这几只哈巴狗滚蛋!”



身后几个真正的地痞流氓被这句“哈巴狗”惹毛了,撸起胳膊抡着拳头就要招呼上去。


 


明明是德国黑背好吗!纯种的!



“等等!”张艺兴抬手制止,他眯着眼打量起眼前不要命敢跟自己叫板的人。


 


呵,我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违背我意愿的男人!有意思,有意思!



“你开个价吧!要多少?”


 


他从小到大在他亲爹的熏陶下,就认定了天底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只有没砸够的钱!


 


 “我开价?那你腿可别软。”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胃口!”



“一栋楼,少一套房都不行。”



“你!老子诚心跟你谈,你玩我呢是吧!”张艺兴气的脸都绿了。



下一秒,他的脸色就更好看了,只见对面的人一步步逼近他,贴住他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呵出一句话:



“怎么?舍不得啊?那你陪我睡一觉,这楼,我就不要了。”


 


张艺兴精神缓冲了1秒。


 


如果没听错…社会你张哥…这是被调戏了???


 


张艺兴气的直跳脚: “给我打!打死这个臭流氓!”


 


妈的,老子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当我是喜欢跳泥坑的小猪佩奇她弟是吧!



身后边的几只大狼狗早就按捺不住躁动的心情,獠牙一闪,照着猎物就扑了过去。



“你们要是不怕被曝光,就尽管动手,不过这,这,还有这可都是摄像头,赶巧了,我这会正开着直播呢。”对面的人依旧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



“糊弄谁呢?你这都被断电了!”



“呵!你身后就是发电机,不然你就伸出你的狗爪子试试会不会被电焦。”



“少跟他废话!去,把那几个摄像头给我拆下来!”



“我看谁敢!”



这间老旧的房子被折腾的七零八碎,墙壁都被打通了,东西全部混杂在一起,也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拎出来一个煤气罐,唰的一下就拧开了,另外一只手按着一个电子点火器,眼神中闪着凶光,扬起下巴一脸睥睨:“你们不怕死就再往前走一步试一试!”



张艺兴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遇到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钉子户,立刻从大狼狗怂成了哈巴狗,见到这架势就缩到了张艺兴身后。




张艺兴痛心疾首的翻了个白眼,一群废物,要你们何用!他恨恨的咬咬牙,挺胸抬头瞪着对面的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霸气模样,简直男子气概爆棚。只见他他用力拔山河的气势跺了一脚,转身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溜出门外……



哼!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人叫什么来着?吴世勋是吧!社会你张哥要是还搞不定你这浑身奶味的小子!我就跟你姓!



“兴哥…这煤气罐要是打开都有味儿吧…刚才咱也没闻着味儿啊!”



啪!一个巴掌狠狠落在大狼狗的头上。


 


早干嘛去了你!


 


……



回去之后张艺兴秉持着虚心好学的态度,全方位多角度的分析了这个吴世勋之所以能在拆迁大势头下旷日持久的成为全村最后一家钉子户的原因。



一是这小子够猾,脑子灵手腕多,任他爹手底下的人出什么招,他都能见招拆招,这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那边人家还摇着羽毛扇一副任你草船借箭火烧赤壁桃园三结义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中的闲散模样。



二是这小子够狠,虽然这次煤气罐是障眼法,但是之前也不是没出过见血报警的事儿,要么那帮子心狠手辣的黑社会怎么就被他唬住了呢。



三是这小子心够硬,这边都开出了两套市中心带花园独栋别墅的让人垂涎三尺的补偿条件,他就是岿然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综合这些信息,再加上一次不怎么让人想回忆的交手,张艺兴算是想明白了,这人不能硬泡…啊呸!谁要泡那个流氓!



要想搞定这个钉子户啊,还得软磨!




 


隔天,张艺兴又来到了吴世勋那间在一片废砖残瓦中顽强屹立的破旧老屋。只不过,这一次他没带大狼狗,也换下了一身的西装革履,只穿着浅蓝色的T恤,牛仔裤和帆布鞋,刘海也放了下来,又乖又嫩,瞧着跟个高中生似得。


 


 “你怎么又来了?说了多少遍我不可能搬的!”吴世勋把着门,不耐烦的扒拉扒拉乱糟糟的头发,一看就又是刚睡醒。


 


张艺兴嘿嘿一笑,从门缝挤了挤就进了屋,跟回自己家似得毫不见外,把手里的东西在桌子上摆开,热情的跟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似的,冲吴世勋招呼:“我说你自己住,肯定不会好好做饭吃饭,这地方现在荒的连鬼都不来,也没啥吃的吧,所以如此善良的我就如此善良的给你送温暖来了……”


 


他态度跟昨天一个180°大转弯,吴世勋冷哼一声,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不过看着他忙乎乎摆的一桌子饭菜,他倒也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端起就吃。


 


跟吸血鬼资本家客气什么。


 


“这地方鬼都不来,那你是啥?”吴世勋吃着味道还不错的饭还不望揶揄张艺兴。


 


张艺兴正站起身打量着这间破旧的屋子,听见吴世勋主动和他搭话,立刻就搬了一把椅子黏糊糊的凑到他身边,胳膊一撞他的,热络亲近的不像话。


 


“我呀!我可是来拯救你的天使!我怎么忍心看着你这么一个美人儿…”


 


看着吴世勋钢筋直男一样忽然皱起来的眉头,张艺兴立刻懂眼色的改了口:“啊不,我是说一个天生贵族气质的人住这种破烂的地方呢!你等等,我给你看那套别墅的图片啊,都是精装!老漂亮了!”


 


他边说边掏手机翻相册。


 


“别白费口舌了,我不会搬的。”


 


吴世勋扒拉一口米饭,平淡又坚定的再次明确拒绝。


 


“为什么呀!”张艺兴实在不明白怎么就有人放着舒服日子不过,偏要在这找罪受。


 


吴世勋看着他好奇到极点的着急样子,想了想,忽然放下筷子,转身盯住张艺兴的眼睛,认真的问到:“你真想知道?”


 


张艺兴小鸡啄米似得点了点头。


 


吴世勋缓缓拉近两人的距离,用压的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开了口:“那我告诉你啊…”


 


张艺兴屏住呼吸,自己马上就要知道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我啊…其实是外星人,这座房子是我的基站,没了它我就不能跟我的母星对接上了…”


 


“你耍我!”


 


张艺兴在满脸期待下听着吴世勋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憋着笑,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个混蛋在逗自己呢!


 


他一把推开吴世勋,又气又恼。


 


吴世勋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大笑不止,捂着肚子直打滚。


 


切!长得好看就能笑的这么不顾形象啊!


 


“你还不走啊?温暖都送完了?”


 


“哼!虽然是你的房子,但可是我家的地,咱们一半一半,你管我干啥!”


 


“OK,随你,但是一半一半,你不许上楼!”他说完就往楼上走。


 


“哼!谁稀罕上去!”


 


 


太阳越升越高,初夏的气温已经热的让人烦躁,张艺兴出门看了一圈周围的地,又回到了吴世勋的家里,发现他还是没下楼,他出了一身的汗,T恤已经有些粘腻,偏偏这破屋子连个风扇都没有,吴世勋也不跟他签合同,甚至连条件都不肯开,他一个人坐到椅子上生了半天闷气,看了一眼通往楼上的梯子,赌气的想道:


 


“哼!不让我上去我偏要上去!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他压低了脚步声,可是步子踏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他悬高了心,生怕吴世勋突然出现,质问他说好的不稀罕上楼呢?


 


他缓慢的爬上了楼,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在看到楼上的场面时,还是忍不住“哇”了一声。


 


楼上和楼下简直就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整片连通的空间被装修成极简化的现代风格,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巨型工作台,上面立着三个显示屏,有一整面墙挂了巨幅液晶屏,旁边是Vituix Omni VR跑步机底盘,其余的墙壁上贴满了成稿的设计图纸或是半成品的草稿,桌子上堆着各式各样的电子设备,VR眼镜,VR头盔,3DS掌机…还有让游戏玩家们见了就要顶礼膜拜的各种外设。


 


天呐!这里简直就是游戏爱好者的天堂!


 


电脑正在待机,显示屏上发出幽幽的光,吴世勋却不在开放的空间里,旁边一个紧闭的门中传来阵阵水声,应该是在洗澡,那么看一下上面是什么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什么嘛!一个编程软件,上面写着密密麻麻让人头晕眼花的代码,什么都看不懂。


 


“你要是敢乱动一下,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空荡荡的房间忽然响起的声音让张艺兴浑身打了个激灵,他慌张的转头去看,发现吴世勋正双手抱胸倚在墙上皱着眉头盯着他。他刚洗完澡,只穿着短裤,赤裸着上身,头发湿漉漉的还垂着水滴,张艺兴的脸顿时胀红了,又是心虚又是莫名的害羞,像个偷吃糖果被大人发现的小孩,又像是第一次偷看A片时的初中生,话都说得结结巴巴:




“你…你…你怎么出来都没声音的!吓鬼啊!”


 


吴世勋冷笑一声,直直冲着他走过来,单手按掉显示屏,一步步的把他逼到墙角,一只手把他禁锢到自己胸膛和墙壁之中,面色冷峻:“我说,你家人都这么不讲规矩?是不是都得吃点苦头,才能乖乖认错?”


 


他的声音从张艺兴头顶传来,压迫的张艺兴不敢抬头去看他,张艺兴又急又气,余光却一直扫到吴世勋赤裸的胸膛上,那里看起来光滑又结实,现在因为生气上下起伏着,看起来性感极了。


 


两个人贴的极近,近到张艺兴觉得下一秒他的脸就可能贴到吴世勋的胸膛上了,他忽然忽然想到了昨天吴世勋昨天调戏他的那句话。


 


啧啧,这脸,这身材,要是跟他睡一觉,合同就签了,好像也不算太亏……


 


张艺兴你清醒一点啊!


 


“唔…对不起嘛,我就是觉得这里很酷,好奇嘛,你别生气好不好?”


 


露个怯服个软才是正确的战术嘛!


 


吴世勋果然收起了些脾气,放下胳膊转身去找了件白T套在身上。


 


Bingo!战术达成!


 


张艺兴趁热打铁,又黏到他身边,软软的试探:“你开发游戏的啊?这些设计稿都是你的作品?真是太酷啦!”


 


吴世勋正拿着毛巾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斜着眼睛从毛巾下看了张艺兴一眼,看着他双眼星星状,一脸崇拜的模样,像所有大男孩儿得到夸奖时一样,忍不住挑了嘴角有些得意。


 


“你站到上面去。”吴世勋指着VR跑步机指挥着张艺兴。


 


张艺兴自然听话的站到了上面,吴世勋帮他穿上VR体感服,把VR头盔给他戴上,打开了电脑上程序,按下了VR全套设备的开关。


 


一个华丽精美的世界忽然呈现在张艺兴眼前,他甚至觉得自己像是身处在梦幻之境中,不过眼前显现的道具装备界面让他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游戏世界中。角色已经被设定好,技能和装备都是最顶级的。


 


他很快的领取了一个任务,游戏的画面和操作界面都完美的像一个艺术品,对话有料又有趣,任务环环相扣,张艺兴很快就沉迷其中。


 


然而很快他就在打boss的时候被KO,接连两三盘都是死在这里,他气恼的摘下头盔,冲在电脑椅上一副看好戏模样的吴世勋抱怨道:“太难了!快给我攻略。”


 


吴世勋耸耸肩,扁扁嘴,摇摇头:“没有攻略。”


 


“怎么可能!你又唬我!”


 


“还在开发阶段呢,不过我一直打的很顺,觉得好像不需要攻略,应该把难度级别再调高点才对吧……”


 


张艺兴气的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一个准商人的本性,捕捉到了一丝非同寻常的赚钱气息,眼睛滴溜溜直转。


 


“这游戏你做的?“


 


“嗯。”


 


”不错,谈好游戏公司了吗?”


 


“没有,我不打卖掉,我要自己成立工作室来运作它。”


 


“cool!要不咱俩合伙,我来运营,你来开发,保证大赚!怎么样?”


 


吴世勋挑挑眉,没有接话,不过张艺兴觉得有戏。


 


“还有啊,我再给你找间工作室啊,保证比这里酷一百倍…..”


 


“打住,你要是再提搬房子的事,现在就走。”


 


“好好好…不提不提…”张艺兴悻悻的闭上嘴,冲吴世勋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钉子就是钉子,顽固!


 


“你觉得我的游戏好玩?”


 


“对啊!我打了这么多年的游戏,早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了,像找到了第一次打游戏的新鲜感和热情。等你这游戏上线了,肯定会风靡全国的,啊不!全世界!”


 


吴世勋望着他眼睛里的神采,觉得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儿真诚的。


 


“那你同意我入股你的游戏工作室不?”


 


“再说。”


 


“嘿嘿嘿…那你好好考虑考虑…”


 


“不过刚才你为啥让我玩你的游戏啊?你不是特讨厌我吗?”


 


“因为看你人傻钱多,没准儿以后就是我的潜在玩家。”


 


“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张艺兴就打着以用户的角度替吴世勋试玩游戏的旗号,每天光顾吴世勋这儿。一开始他还会趁吴世勋心情好聊一聊拆迁的事儿,后来慢慢被打击的没斗志了,他索性也不提了,一来就钻上二楼,全权当起了吴世勋的头号玩家。


 


一段时间下来,吴世勋也开始从最开始的抗拒到慢慢接受了现状,甚至要是有一天张艺兴不来,他还有点不习惯。


 


比如今天,吴世勋站在二楼皱着眉望向窗外的远处。


 


这时已经临近傍晚,要是往常,张艺兴那台漂亮的红色跑车一大早就会突兀的停在那条土路上,今天却不知道怎么还没出现。


 


不会路上出什么事吧?这附近乱糟糟的……


 


还是有事耽搁了?那不会打个电话说一声啊!不过他好像也没什么义务跟自己报备行程……


 


还是说没耐心了…就放弃这儿了…果然!商人就是商人!不会干投入和收益不成正比的事的!


 


他胡乱的想着,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生气。


 


张艺兴兴冲冲的爬上二楼时,太阳都已经落山了,吴世勋坐在工作台上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见他来头都没有抬一下,脸色也不太好的模样。


 


“怎么样?今天有没有什么新进展,我回去想了想,我觉得昨天那个PVP的奖励可以再提高一点……”


 


“还有啊,龙神boss重生的设定可以再丰富一点儿,现在看起来有点单薄…”


 


“迷宫是不是太复杂了一点儿,这关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要耗在这儿了…”


 


“你去哪儿了?”吴世勋忽然语气不善的打断他。


 


 “啊?”张艺兴看着他难看的脸色,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惹吴世勋不高兴了。


 


“为什么来这么晚不打电话说一声?”吴世勋到底还是憋不住,问出了口。


 


“啊…我怕你烦…就…没联系你,你别凶我嘛…”


 


吴世勋面色稍有缓和,“那你去哪儿了?”


 


“诶,都是我爸,他一朋友的女儿回国,非让我去接机,你说找个司机去不就得了……”


 


吴世勋刚有起色的态度又恶劣起来,“那你怎么不送佛送到西啊!人家姑娘刚回来,你不带她去吃个饭兜个风感受一下祖国的温暖吗?”


 


张艺兴实在不明白吴世勋这发的是什么火,只好认认真真的回答:“没有啊,把她送回酒店我就赶过来了,昨天玩的太晚,咱们不是还有好多细节没讨论呢吗……”


 


“这都晚上了,你就为了过来跟我讨论游戏?”


 


“对啊……”


 


“那你走吧!没有要讨论的,我都搞定了!”吴世勋气的胃都酸了。


 


张艺兴有点委屈,他平日里嚣张的气焰一到吴世勋这儿就灭了,所有的坏脾气只要在吴世勋这儿都不成立,他不知道自己平时一个被人小心的捧到天上的人怎么偏偏就要来吴世勋这受莫名其妙的气。可是他又忐忑的想着,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了,才让吴世勋这么生气。


 


空气里是长久的安静,闷气和委屈无声的流淌。


 


黑暗突然吞噬了两个人的面庞。


 


断电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吴世勋你在哪儿?我怕黑啊啊啊啊!”


 


“别叫!我就在这。”吴世勋被张艺兴的叫声吓了一跳,心想着估计是发电机出了故障,正要下楼去调试一下。却忽然被人从面前紧紧的抱住了,那人软乎乎的,像只迷路的小考拉找到了一颗可以依靠的大树,死死的抱着不撒手。


 


“世勋,我害怕…”


 


吴世勋忽然不怎么想去修发电机了。


 


张艺兴把头抵在他的下颚,因为紧张呼出的热气浓烈的喷在他裸露的脖颈,和夏天独有的炙热温度一起,让他燥热的呼吸都不顺畅了。


 


他伸手托住张艺兴,感受着怀中小小一只的人,觉得心里柔软极了,刚才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




他把张艺兴抱到窗前的床上,借着月光,张艺兴看清了他的脸,不安消散了些。两个人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吴世勋没有松手的意思,就这样压在他身上,眼睛比月光还要皎洁,深深的映进张艺兴的眼睛里。


 


忽然,他俯下身,贴着张艺兴的耳朵缓缓开口:“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搬走吗?”


 


也许夜色太迷人,也许气氛太绮幻,又也许吴世勋的声音太有迷惑力,张艺兴像说梦话一样喃喃道:“为什么?”


 


“因为…我杀过人,尸体就在这房子底下埋着,要是被你们拆迁挖到了,事情就败露了…”


 


张艺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吴世勋。


 


“这个被我杀的人啊,因为怨气太重,每次到晚上他都会出来,附在我身上…… ”


 


 


诡异的气氛,死灰一般的安静,吴世勋空洞的眼神……


 


张艺兴紧紧的撰着被子,大气都不敢出,他觉得自己在下一秒就会恐惧的昏死过去…….


 


“还有啊,那个被我杀了的人,就是来逼我拆迁的……”


 


吴世勋说到这,再也编不下去了,他看着张艺兴脸上精彩的表情,一下仰在床上笑得像是也快要昏过去了。


 


张艺兴楞了两秒。


 


暴怒的拳头和脚掌就落到了吴世勋的身上,妈的,又耍我!


 


吴世勋笑得使不上劲儿,张艺兴又毫不手软的下重手,他好不容易才拉住了气的头脑冒烟的张艺兴,笑意还是收不住,眼神却温柔起来,一把将张艺兴按进自己怀里。


 


“你怕什么呢?我不是在这吗。”


 


依旧是极具魅惑力的话语,却是前所未有过的认真,让张艺兴突然安静下来。


 


紧接着,吴世勋的唇就从发顶一路向下,轻柔的吻从额头落到了温热的唇上,交缠不休,燥热的身体想要彼此降温,却又莫名的添柴加火,比气温还要高的吻蒸腾掉了所有氧气,要靠彼此剧烈的心跳才能能维持呼吸。




春宵苦短,夏夜难渡。


 


滋。


 


顶灯闪了两下,屋内又重见光明。


 


聒噪的蝉在窗外叫嚣的吵着,两只蜻蜓停止了嬉戏,落在窗台上看红了双脸,不过湿热的晚风吹落窗纱,轻遮屋内一片绮丽风光,只余轻盈婉转满是遐想的曲调。


 


 


“下次不许再去接别人的机。”


 


“啊?”


 


“每天八点就要来准时来上班,不来的话要请假。”


 


“啊?什么意思?”


 


“我同意你入伙了,你说要让我的游戏被全世界喜欢,你要说到做到。”


 


“啊啊啊啊!真的啊!”


 


“这间房子,是我爷爷送给奶奶的礼物,那个年代,爷爷家里很穷,为了能让奶奶过上好日子,他拼命一块砖一块瓦的攒下来这间房子。后来日子好了,爷爷奶奶还是不愿意搬走,他们说这是一辈子的承诺和见证。”


 


吴世勋突然的坦诚让张艺兴意外极了,原来自己好奇了那么久的谜题,终于有了解答。


 


“这间房子,也是我梦想的起点。我爸爸妈妈很忙,我是在这里长大的,小时候我就觉得家里好大啊,像迷宫一样,每天都有很多新奇的想法在我脑袋里出现,可能这里藏着恐龙啊,那里住着精灵啊也说不定,它们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守护我,陪伴我…”


 


怪不得游戏里有的场景那么熟悉,原来这间老屋,就是他梦想世界的原型。


 


“所以,这间房子不能拆,你懂吗,艺兴?”


 


张艺兴感动的说不出话,只能在吴世勋怀中不停的点头。


 


吴世勋抱紧了他,心里温柔成一片海洋。


 


忽然,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张艺兴,坏笑道:“诶?你又信啦?我骗你的……”


 


“吴世勋!”张艺兴气的炸毛,对上吴世勋眼睛的那一瞬间,火气就休了。


 


他抿着唇角,胸有成竹的挑起眉梢:“我才不信你,这次是真的。”


 


吴世勋亲亲他的唇边,终于会心的笑开了。


 


 


“不过吴世勋你有点过分啊,睡了我才告诉我实话!这样我再让你搬我不就成了恶人了?”


 


“那我搬?”


 


“那可不行!现在我也是合伙人了,咱们一半一半,你说的已经不能完全算数了。”


 


“那…我让你睡回来?”


 


“嘿嘿嘿,成交!”


 


 


 


 


半年后。


 


张艺兴睡得正香,外面推土机发出的巨大噪音不断的轰炸着他的耳膜,他终于忍不住从吴世勋怀里钻出来,冲着窗外的监工的暴躁的大叫:“都给我停!还让不让人睡个安稳觉了!”


 


监工一连愁苦的看着自家老板的小儿子,自打他搬到这里,那家钉子户的搬迁工作被无限期的搁置了不说,现在为了保证钉子户的生活品质,连施工都要照顾到小少爷的心情。


 


妈的,这间被破格允许保留的破屋子主人到底什么来路!


 


此刻,钉子户先生一伸手把生起床气的小少爷捞进怀里,体贴的劝着:“一大早生什么气。”


 


张艺兴赌气的拍着他的胸膛:“还不都是因为你这钉子户。”


 


吴世勋失笑:“吃我的喝我的玩我的住我的,还要睡我的…”


 


他亲了亲怀中人撅的老高的小嘴,笑弯了眉眼:


 


“你说,咱俩到底谁是钉子户?”




Fin.



评论

热度(303)

  1. 雨轻风熟一池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