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轻风熟

最硬的墙角(短完)

勋兴

钉砸:

假娱乐圈/双向暗恋


试图挖墙脚然后发现自己才是最硬的挖不走的墙角的故事




1


吴世勋今年满24,办了个生日会,请了许多圈内好友。其中就漏不了从出道就认识的张艺兴。生日会在他自己的房子里办的,两年前买的,去年才交房。小别墅在郊外,背后自带一个人工湖,大小勉强可以划小船,看起来很是土豪。


张艺兴来得不早不晚,吴世勋跟他说七点半开始吃饭,他就真的七点半才压着点来。


别墅里塞满了人,毕竟是本命年生日,经纪人说要办就把人请全了。因此也就又变相提供了一个为圈内人士牵线搭桥的场所,各自端着酒杯伸长脖子看看谁值得搭讪。人多了,寿星的作用也就小了,吴世勋得以四处闲逛,看见张艺兴两手空空地进来,走上去迎接他,毫不客气地张嘴先问:“礼物呢?”


张艺兴一愣,挠了挠头,顾左右而言他。


吴世勋从鼻子里哼一声,上手搂了他的肩膀:“算了,进来吃吧”


张艺兴顺手拍了拍他的屁股,颇有些流氓地问:“穿红内裤没?”


吴世勋也毫不退让:“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艺兴生日没送礼,春节却是送了的。大年初一吴世勋打着哈欠一开门就看见门口丢着一个包装潦草的包裹,没有快递单,显然是谁丢在这里的。拆开一看,里面是各式花色的内裤一沓,其中有五条一模一样的红内裤,还有两条豹纹。


张艺兴刚出道那两年裤子穿得松,被拍到过几次内裤,就是这样外骚的风格。


吴世勋打开微信,果然看到张艺兴的消息,叮嘱他勤洗勤换注重个人卫生。


餐桌摆在了客厅里,靠墙是自助餐的菜品,吴世勋一路拐着张艺兴进了厨房,给了他一盘辣椒炒肉:“专门给你炒的,下饭”


于是张大音乐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端着满满一盘家常菜坐在了用刀叉吃西餐的人堆里。其实他并不是只吃辣椒炒肉,自助餐那么好的配菜他当然不会拒绝,张艺兴吃着炒肉,对吴世勋的执着感到无奈又好笑。


吴世勋被几个刚入行的小年轻缠着,时不时往张艺兴的方向瞟一眼,没看几眼人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直到半个小时后切蛋糕才又出现,站在人群里,冲着他笑。


形式上地唱了生日歌许了愿还喷了点彩带,吴世勋动手给大家切蛋糕,总共做了三个大蛋糕,切成几份都是经纪人事先帮他算好的。本来只用切第一刀,吴世勋却干脆把一整个蛋糕都切好了才交给请来的糕点师。


他看似随意地拿起一块递向张艺兴,自己也端起一块,和他一起去人工湖边的躺椅上坐着吃。


春天的夜晚并不冷,缺点就是看不到星星,人工湖边的照明也不是很到位,放眼看去一片黑,完全没有景色可供欣赏。


张艺兴吃得直吧唧嘴,让人想到专心啃菜叶的兔子。


“最近在忙什么?”吴世勋问。


“新歌,十月发”


“最近?还有半年呢啊?!”


张艺兴换了一件忙的事:“还有一个电影要拍”


吃完蛋糕,把纸盘放在一边,示意吴世勋:“帮我丢啊,我走了”


吴世勋无奈:“又急着跑……”


“我男朋友来接我了”张艺兴说。


一句话把吴世勋堵得哑了嗓子,最后只得跟他挥手告别:“重色轻友的”


张艺兴笑着也跟他挥手:“拜拜~24岁生日快乐~”


 


2


两个人认识的时候吴世勋才18岁,张艺兴也还21岁都没满。


吴世勋参加了一个谁都不知道名字的选秀节目,得到了一个跟着著名主持人参加综艺的机会。张艺兴是那个综艺开场的特邀嘉宾,的伴舞。


伴舞有四个?五个?年轻小伙子,都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卫衣,戴着一张银色面具。


这样普通的打扮下,张艺兴好看得让人无法不注意,下台时面具一摘,露出一张白皙透着稚嫩的脸蛋,和另一名伴舞有说有笑,路过候场的吴世勋时瞥了他一眼,因为正说到高兴处,脸颊上酒窝深成一个圆圆的小坑,明明是清纯的长相,当时认定自己是直男的吴世勋硬是被那个眼神勾得晃了神。


那个综艺以后,吴世勋红了,张艺兴也红了。


吴世勋红是因为跟在主持人旁边,清瘦挺拔笑起来弯弯的月牙眼,可爱又羞涩,说话的口吻和普通人相比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张艺兴红却是因为被人用手机偷拍了一张无修图照片,再拉上“特邀嘉宾的伴舞”的名头,一下窜上了热搜榜。


当然,这种红只是暂时性的,不过两个人都因此得到了一些小资源。


所以第二次见面是上一个旅游节目,这回两个人都是嘉宾。节目大概是请不到最火的那些当红小生,只能凑人数,指望着每个人身上的小热点组成大热点。


凌晨四点的叫早,分配的是吴世勋叫张艺兴,偏偏是吹耳朵,张艺兴一脸惊恐地一窜三尺高,从耳朵红到了脖子。


迪拜的沙漠里,司机开着宛如蹦迪的音乐飙车,带他们去沙漠中间的篝火晚会,异域美女在台上表演,吴世勋和张艺兴在下面狼吞虎咽,又跟在一群小姑娘后面排队,一人搞了一个汉娜纹身。


张艺兴以为黑色的草药是纹身的一部分,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结果还是蹭掉了不少,后来才反应过来下面留下的红色图案才是能保持一个月洗不掉的天然纹身。


红色的繁复的花纹,从手腕延伸到食指,张艺兴的手很漂亮,每次抬手都让人以为他也要像那些异域美女一般翩翩起舞。


吴世勋的在小腿上,很低调,轻易不露出来。


后来又去了泰国录制,晚上拍完两个人就约着去夜市买小吃买工艺品,街上没有人认识他们,但竟然还是有人问他们是不是明星,只是单纯因为他们长得好看。


和小贩讨价还价,在酒店的沙滩上抱着椰子大喝特喝,都被节目组拍了剪进彩蛋里。


嘉宾里就他们两个同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一起。


节目播出第一期那天他们住在同一个房间,是找的民宿,一张大床,丢着各式各样彩色的毯子。电视机总是收不到信号,重启了三次,最后被张艺兴一巴掌拍灵了。


两个人都很紧张,盘着腿弓着腰直勾勾盯着屏幕,恨不得钻进去把当时做傻事的自己揪出来打一顿。


看完以后又是一阵艰辛地连wifi,登上微博,他们的名字一起上了热搜,剪的是一小段彩蛋,张艺兴前一秒还说着坚决不睡,下一秒靠在吴世勋身上睡得四仰八叉,只有脸老实乖巧没流口水没张嘴,像个小天使。


点开评论一看,都是对这个节目的正面反应,看腻了偶像包袱重千斤的老油条,换换口味看好看的小男孩一起出去玩也很不错。


两个人一夜之间涨了两万粉,张艺兴一晚上没睡好,翻来覆去一会儿看一下手机,吴世勋也很高兴,结果第二天早上齐齐睡过了早餐。


年轻人饿几顿也不碍事,下午又一起约着去蹦极了。


地点是高高的悬崖,下面是碧绿如玉的江流,张艺兴兴奋又害怕地哇哇乱叫,到跳的时候反而是第一个下去的。他说好了要叫点什么有意义的话,跳下去的瞬间只顾着“啊啊啊啊”了。


吴世勋全程淡定,其实腿很软,在台子边缘犹豫了好久才一跃而下。


张艺兴在小船上等他,风比想象中大,他扯着嗓子问吴世勋感觉怎么样,很自然地拉起他的手,一直到岸上才放开。


晚上躺在床上,窗帘大开,漫天繁星,高高的树枝无声地在窗外摇曳。


张艺兴快乐地说感觉我们要一起红了。


 


3


确实是一起红的,微博上开始有了两人的cp粉,而且是由节目引起的,大面积的。


吴世勋不太懂,但想着也是一种宣传,随他去吧。那时的他没有注意到张艺兴越来越频繁的看他的眼神,还有一些小心翼翼的试探。


纯白无瑕的两颗少年的心,心动了也仅仅是因为“今天他没有弄发胶黑色顺毛很好看”,再加上一把吃瓜群众点的火,张艺兴早已清楚自己喜欢男生,吴世勋却没考虑过自己有这个可能。


有摄像机在的时候吴世勋吃着烤串说自己喜欢皮肤白有体香眼睛圆圆的女生,没摄像机在的时候张艺兴又问了他一遍喜欢什么样的人,吴世勋有点懵逼地说,就我刚才说的那样啊。


“那样的女生啊?”张艺兴选择了一种自保的方式问话。


吴世勋傻到听不出来:“嗯,有人选给我介绍?”


张艺兴打着哈哈:“我帮你留意一下,我们公司好像是有”


节目结束了他拖着行李箱走人,吴世勋并没有察觉到他变冷淡了的态度,以及低头的瞬间划过的一抹失落。


旅行本来就容易让人产生错觉,更何况是两个正值美好年华青春逼人的帅气男生,一起上南走北,一起爬上下海,形影不离的一个多月,走过的路恐怕比以前人生里旅行过的地方加起来还远。


录完节目,又火热地播了两三个月,等这股热度渐渐消散,吴世勋心里也空落落的。


再联系张艺兴,想了很多借口,最后直白地说是想叙旧。


这次约出来,都需要戴帽子戴口罩了,一打照面,都笑了出来,竟然是同款的帽子,同款的黑色口罩。


傻傻地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个小时,和去旅行时的氛围很不一样,也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张艺兴也感觉到了,吴世勋觉得他告别的时候表情有些释然。


接着又是大半年没联系,然后吴世勋20岁了,张艺兴也快23了,都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张艺兴开始自己写歌,还因此接受了几个采访。


他在采访里说:“有时候,有些感觉,就是在特殊的地点,特殊的时间,才有的,过了再要续上就不是那个味道了”


主持人问他是不是感情经验很丰富,他笑着说没有,到现在还是单身。


那个采访吴世勋找来看了,看完就坐在沙发里发怔。


张艺兴生日会给了他一张票,他在下面看张艺兴弹钢琴,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坐不住,中场休息去后台找人。


张艺兴出了很多汗,画了眼线,正在喝水,即使是舞台的妆容他也是美而不俗的。


他轻描淡写地承认了对吴世勋有过好感,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现在没有了”


听到前半句话心里的窃喜,和听到后半句话从高处砸下来的打击,吴世勋整理了半天表情才没让内心情绪流露出来,他笑着和张艺兴开玩笑,说怪不得你那么久不理我,小心眼。


张艺兴也笑,说以后都理你,你也算是和我一起从不红到红的交情了。


 


4


一开始是有点硬拉的交情,毕竟他们这两年真没那么熟。结果嘴里说着说着,还真都信以为了真,成了圈里关系最好的铁哥们儿。


吴世勋21岁那年的年底,两个人好到一有空就要约出去吃饭,还互相探班去对方家里看电影打游戏。吴世勋想了法地约张艺兴出来,张艺兴也乐意也喜欢和他玩,可后来见面次数太过于频繁,吴世勋偶尔就能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安和逃避。


跨过年去,张艺兴玩了个失踪,硬生生把他们紧密的关系切得不那么紧密了。


吴世勋也学着他办了个生日会,然后邀请了他。


22岁生日,只请了最亲近的亲朋好友。吴世勋眼巴巴一直看一直看,很想见张艺兴一面,问问他这次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结果没见着。张艺兴在12号快要结束的前一分钟打电话来祝他生日快乐,说最近闭关拍戏抱歉才看到消息。


吴世勋在电话里没控制住,质问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忽冷忽热,搞得人心情很糟糕,朋友就是这样当的吗。


张艺兴沉默了一阵,等吴世勋平复了呼吸,才温声说:“别耍小孩子脾气啦”


吴世勋气得直接挂掉了电话,明明是只大他两岁半的人,怎么就不能平等交流了。


没过多久张艺兴发了新的单曲,吴世勋气鼓鼓地做了半天心理斗争,还是打开了他的初舞台。舞台上水花四溅,那人的白衣都被打湿,吴世勋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在盯着他的锁骨看。关了视频,又打开再看一遍,吴世勋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闷得喘不过气。


然后就打了许多圈外最铁的朋友们的电话,具体说了什么他也忘了,总结下来就是很丢脸地惊慌失措地“我好像变成同性恋了怎么办啊啊啊”


朋友们的解决办法也非常一致而且靠谱:“治不好,没药医,找扳弯你的那个人去”


吴世勋去找了,张艺兴道歉说最近太忙了,都没空和他出来玩,今晚带你去听不错的音乐,我新发现的好地方。


是一个地下酒吧,显然在这个区域很有名,张艺兴很有经验,老早就去,找了两个最好的位子,第一排正中间。


灯光调成昏暗的红色,气氛很好。吴世勋以为他们又回到了以前那样,挣扎了好几次要不要去抓张艺兴放在桌子上的手,还天马行空地想着一会儿跟主唱说一声,把舞台让出来让自己上去对张艺兴告白。真正的一个初次心动的冲动大男孩。


他看了今天的手写节目单,有一首是Jason Mraz的Lucky,他记得里面有一句歌词是“Lucky I’m in love with my best friend”,就在这首之后吧,他暗自下定决心。


还有三首歌,只有两首歌了,最后一首……


一直坐在后面的鼓手走上前来,其他乐队成员走下台去,还回头看着他揶揄地笑。鼓手很高很帅,穿着破洞的裤子和大大的卫衣,拿起一把吉他,坐下来调整话筒,说:“来过我们酒吧的朋友们都知道,我们一向唱的是自己写的歌,这一首歌不是我们写的,但是我觉得很适合向我的best friend表白”


他停顿了一下,微笑着看向台下。


吴世勋浑身都僵硬了,然后感觉张艺兴也对着鼓手笑了,是那种羞涩又幸福的笑。


“他不是第一个来听我们歌的人,却是最懂我们的音乐的人”


乐队成员们在下面起哄乱叫:“是懂你的音乐!关我们什么事!”


一片欢声笑语,后排的人好奇地探头看谁是被表白对象。


气氛很好,但主角不是他。


 


5


吴世勋不想喝多失态,因为也不会有人有闲心照顾他送他回家。


他很冷静,听完乐队所有的歌,才自己走出酒吧打了一辆车。司机很聒噪,一直试图和他聊天,又说你是不是那个电视上那个吴世勋,吴世勋烦躁地闭上眼,大开了车窗让烈烈寒风吹进来,呼呼的风声盖过了司机的讲话声和收音机里节奏混乱的舞曲,让人想起在迪拜的那辆车上的蹦迪神曲。


一路回家,却是越想越愤怒,越想越委屈。


他不过是懂得晚了几年,为什么张艺兴不能等等他,为什么那时候不跟他说喜欢他,为什么不能教他长大。


生闷气生了一个星期,吴世勋单方面和张艺兴冷战,然后发现张艺兴根本没意识到他在和他冷战。


吴世勋很没骨气地又单方面和张艺兴和好,约他一起出来过圣诞,张艺兴说要和男朋友过,吴世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迟钝地哦了几声,也许是他的回应听起来恰巧像是不开心,张艺兴又说,那平安夜和你过吧。


然后就被记者拍到了。


标题没什么劲爆的,只是说昔日好友破除不和传闻。


他们还有不和传闻?!


总之吴世勋看着微博头条里戴着口罩亲密并肩去吃饭的两个人,得意洋洋。


他和张艺兴正面对面地在一家酒店最高层的回转餐厅吃牛扒,窗外是这座繁华城市的夜景。还真像是约会。


张艺兴拨了一个电话,解释说只是朋友出来吃饭,马上吃完了,就回去了。


胀鼓鼓的气球噗地一下被戳破。


吴世勋没精打采,买了瓶喷雪拿在手上,随便冲张艺兴喷了两下,兴致缺缺地回家睡觉。


 


6


把苦涩埋在心底,吴世勋和张艺兴认真做起了好朋友。生日互送祝福,新剧互相帮对方转发宣传,好到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样子。就连长文章都出了几篇,扒了他们这几年如何相识相知相惜,吹嘘他俩是一同成长的圈内模范好友。


沉寂了三四年的老cp粉活了一部分,又加上了新的cp粉。


吴世勋大有“你们好过我偏不让你们不好过”小肚鸡肠之意,时常亲自下场艹cp,搞得两个人几次三番名字列在一起上热搜,还有一两回直接是cp名上的榜。


经纪人阻止无效无言以对,强制改了他的密码,又被他拿手机找回。


张艺兴那边一直不温不火,不主动也不拒绝,态度相当温和。


吴世勋大半夜心血来潮叫他一起出去吃网红小吃,他也出来了。


每次出来却只让吴世勋更加郁闷:张艺兴表现得太正常太平淡了,坦然得像跟亲兄弟出来一样。还随时跟男朋友报备。


越是这样,吴世勋就越爱约他出来,指望着会不会有哪一次不同。


没有……又或许有一次?


那次是圈内好友一起吃饭,吃完就去k歌,张艺兴喝了两杯,俨然成了麦霸,拿着话筒唱老歌,一首接着一首,差点还要点国歌。


好不容易把人从靠近点歌屏那个位置拖下来,几人开始玩游戏。这种有美女有帅哥的场合,自然是要玩点刺激的。


然后刺激到吴世勋和张艺兴头上了。


本来倒霉的只是张艺兴,结果他一张口就点了吴世勋,两个人玩吃饼干棒的游戏。


吴世勋是带着点故意亲上去的,张艺兴没说什么,后来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拿眼神瞥他,眼角泛着红晕。像初见的惊鸿一瞥,又不像。


那次不止吴世勋一个人被惊艳到。张艺兴也为那个月牙眼弯弯的人怦然心动了。


吴世勋送张艺兴回家,到了楼下,犹豫了一下,决定跟着上去,然后惊讶地发现张艺兴是一个人住。


一个是意乱情迷,一个是有意为之。


滚乱了张艺兴的床,一张床单一团糟,洗都没法洗。


太紧了,张艺兴的表情也很痛苦,吴世勋怀疑他是第一次,他没有回答,然后叫了吴世勋的名字。


 


7


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他们有过一次超过界限的关系。吴世勋拼命道歉,张艺兴倒是大方,说又不会怀孕,不用负责,走吧走吧,诶等一下给我买个早点回来再走。


继续做好朋友。


一直到今年的生日会过后的一个月。


吴世勋怀疑是自己本命年的好运,张艺兴和那个鼓手分手了。


张艺兴自己说的,语气还是那样:“就,他劈腿了呗”不疲惫不伤心不厌倦,像只是在说“他在刷牙啊”一样。


吴世勋呆呆地“噢”了一声,然后木木地问:“我陪你喝酒?”


虽然张艺兴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需要买醉的,他还是和吴世勋出去了,嗯……去了超市,然后买回吴世勋的豪宅喝。


酒过三巡,吴世勋阴恻恻地说:“其实这房子买下来不贵,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艺兴趴在桌子上喷着酒气,醉得浑身酒香。


吴世勋自顾自地说:“因为地点在郊外,还有就是这块地以前死过人,没人敢买,哈哈哈”


当然是他胡编的,张艺兴却打了个颤。


酒杯清脆地砸在地上,吴世勋俯下身靠近张艺兴,停顿许久,却只是对着他的耳朵说:“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从一起去旅游就喜欢你”


“那个鼓手有什么好的,有眼无珠,竟然敢甩你”


他不爽地哼了一声,说:“和我好,只有你甩我的份”


张艺兴像是没听见,还趴在桌子上,眼神放空,耳朵却红了起来。这是吴世勋早就知道的,一喷气就粉红,只是纯粹不可控的身体的反应而已,不代表什么。


“可惜你又不喜欢我了”吴世勋撇了撇嘴,直起身,打算去找个扫帚来把地上的玻璃渣清理了。


“谁说我不喜欢你?”


张艺兴像条咸鱼,眼睛珠却活络地转向了吴世勋,脸上抿出一个调皮的小酒窝。


 


8


“我和那个鼓手没有在一起啦……他告白了我又没答应……谁叫你先跑了?后来?就打个电话的事,我还不会假装一下啊?”


张艺兴交待事实经过,气得吴世勋直捏他的脸。玻璃渣打扫干净了,外面空气很好,这次终于有了星星,坐在人工湖边也有了点浪漫的氛围。


“你生日蛋糕第一块是留给我的”张艺兴说,“然后我就觉得,可能你是有点喜欢我的?”


吴世勋不敢置信:“因为生日蛋糕你才知道我喜欢你?我前面做了太多更明显的事了吧?!”


“哎呀……”张艺兴往边上挪,“那我哪知道你弯没弯……”


又被吴世勋扯过来,继续质问。


“你那天@#¥%&?!”


“哎呀……”


“那那天呢?!”


“我那个什么嘛……”


树丛里有虫子在叫,人工湖对面无人修建的草丛里升起点点忽明忽灭的微小光芒,气恼的青年冲进屋子里拿了一床厚厚的毯子来把只穿着小背心的委屈巴巴的人裹起来,捂得他叫唤着要出痱子了。


以为错过的那些年其实换一种方式想又并没有错过,多年前的那个夜晚纯真地憧憬着未来的两个少年仍然坐在这里,絮絮叨叨地为彼此填补上互不知觉的心意。初夏的夜晚,凉风徐徐,夜空深得一眼望不到底,湖水波纹细细,草香味扑鼻,正是恋爱的好时节。


 


=END=


钉砸


2018/1/9


                                



评论

热度(1377)